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4年01月26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节“饺子”行动

  ○马海霞

  我们老家到了腊月,河里的水就结冰了。若没有下雪,野外生存的小动物便很难觅到水源。每到此时,祖父便在大门口放个水盆,白天蓄满水,傍晚时再倒掉,防止夜里温度骤降后盆里的水结冰。家里有吃剩的食物,祖父也会放在水盆旁的破瓦罐里。

  我家住在山脚下,常见到野兔、松鼠和山鸡,当然最常见的是麻雀和喜鹊,为它们提供充足的水和些许食物,其实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啊。祖父说,即便是老鼠吃了,也能减少它入户偷盗食物的次数。话虽这样说,但每到夜晚,破瓦罐里若还留有食物,祖父便用水盆将破瓦罐盖住——老鼠多是夜里出来觅食,祖父还是对它们有防备心。

  这年冬天,胡同口的胖叔家抱养了一只小黄狗。我总觉得胖叔不咋待见它,可能每天不让它吃饱,甚至连水都不管够,不然小黄狗怎么每天都来我家盆里喝水,还吃我家破瓦罐里的剩饭。起初这让我非常反感,见到小黄狗便扔石头打,祖父说:“别打它,它也是为了填饱肚子。”看它瘦得实在可怜,祖父有时还特意扔给它一个馒头或一个窝头。

  狗不嫌家(人)贫(坏)。胖叔对小黄狗不好,但小黄狗对他却忠心不二,在我们家吃饱了,便趴在胖叔家门口看大门。

  一次,胖叔跟祖父聊起来,他嫌弃小黄狗是个龅牙,想把小黄狗卖掉再养一只,祖父忙劝他:“千万别,你若把狗卖了,肯定进了狗肉铺,好歹是一条性命。再说,小狗吃的不多,懂得看家,也不乱咬人,还是养着吧。”

  胖叔听了祖父劝,没再动卖小黄狗的念头。我知道这件事后,对小黄狗多了份怜悯心。

  这年春节,母亲早起包饺子,我趁母亲不注意,剩了两个饺子,一手握一个,偷出去给小黄吃。过年了,也给小黄改善一下伙食。我计划早上偷两个,等午饭时再偷两个,晚饭时还打算偷两个。

  我前脚把饺子丢给小黄,后脚大哥便出来了,他手里也攥着两个饺子,见我发现了,便嘱咐我:“过年了,给狗俩饺子吃,别告诉咱娘。”我悄悄告诉大哥:“我也给了它两个饺子。”我俩正嘀咕呢,祖父出来了,笑着说:“我早上也给小黄俩饺子吃了,想着待会儿再给它几个。”母亲在院墙内听到后,高声说:“我早上煮饺子,煮烂了俩,丢给小黄吃了。”父亲听到我们喂小黄饺子的事儿,也拿着四个饺子出来说:“你们每人都给小黄俩饺子,我和二小子也该有份儿,否则显得我们怠慢了小黄。”

  结果小黄一早上吃了十二个饺子,还喝了一碗热饺子汤,高兴得尾巴都摇成风扇了。

  以后每年春节,祖父都会盛一碗饺子给小黄吃,还嘱咐我们两个两个地丢给它,这样它吃着才香,否则一碗饺子全倒破瓦罐里,它几口就吞下去了,像猪八戒吃的人参果,吃完都不知道啥味儿。

  那个年代,物资匮乏,逢年过节才包饺子。我们春节的习俗是一早吃饺子,吃了饺子才是年。若是狗吃不上饺子,我会感觉它的年也不完整。当然,我还偷出饺子来喂过鸟儿,还在野兔、松鼠和山鸡出没的地方放过饺子,最后吃到谁嘴里就不知道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些原本只想温暖野外的小动物们的我童年时的“饺子”行动,在多年后,竟穿越时光,还能温暖到当下的自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文化
   第04版:副刊
梦春戏笔回文诗词并序
记忆中的年味
年味正浓
《岁朝清供兆丰年》
春节“饺子”行动
依街
海峡时报副刊04春节“饺子”行动 2024-01-26 2 2024年01月26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