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4年01月26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记忆中的年味

  ○江挺

  时光,总在不经意间从我们的指缝中悄悄溜走,不知不觉,墙上的挂历翻过了一页又一页,2024农历新年也近了。“过年”是一种情感的寄托,更是对家乡的无比眷念。回首自己走过的路、遇过的事,有太多的经历值得我们慢慢去品味,岁月渐深,年岁渐长,便越是怀念小时候家乡的年味。年味,那是游子最为沉醉的味道,最浓烈的情怀。我的老家坐落在马尾乡下的海岛,那时的家乡,跨江大桥还未建,交通不便利,回家都要靠轮渡过江,且乡下日子也过得单调,唯独那年味,却比现在浓烈得多。我们常说,“有一种年味,叫儿时的味道,叫家乡的味道。”春节对于我,年少时,是一种期盼。而现在,是一种回味。终此一生,心头挥之不去的则是对家乡年味的那份感悟,永难忘怀。 

  有时问自己,为什么我们总怀念小时候在老家过的那个年?或许是因为那时的物质还不够丰富,只有过年才有小孩子期待的新衣服和美食;或许是因为在父母身边,觉得快乐又幸福;或许只是因为那是故乡,是我们梦想的起始地。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乡愁在心底深处蔓延,迷迷糊糊地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仿佛回到了故乡,回到小时候那段难忘的过年时光……

  记得小时候最盼望的事就是过年,进入农历十二月,过年的节奏加快,氛围变得浓厚,火车票开卖,集市、饭店也都焕然一新,年的味道弥漫着整个乡村。乡下过年,图的是那份与父母一起过年的幸福,喜欢听浓浓的乡音,喜欢闻乡村的烟火味,因为这就是家乡的年味。腊月初八村里有祭祀祖先和神明的传统习俗,并有喝腊八粥的习惯,吃过腊八粥离我们期待的年就不远了。腊月二十四祭完灶神,每家每户就开始购置年货了,村里有一句俗话叫“穷富都要过个年”,大家也就这时候舍得花些钱买新衣服、过个旺旺年。乡下过年是少不了放烟花炮竹的,大人们外出置办年货时,我们小孩总嚷嚷着要跟去,想用平时积攒的零花钱或刚到手的压岁钱换些炮竹回来,在大年三十晚上凑个热闹。临近除夕时,大家一般会到澡堂里洗把年澡,伴随着澡堂雾气弥漫开来,也洗去了一年的坏运气。除夕这天,是辞旧迎新的交接点,家家户户不是挂灯笼,就是贴春联,到处呈现着五彩缤纷的年景。晚上,家人总会想方设法地准备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大家围坐在桌前边吃团圆饭、边聊聊一年来的各种趣事,可能只有在这时候家人们的脸上才会洋溢出喜庆的笑容,笑容中有着对来年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年夜饭后,一家人围坐在黑白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拉家常。零点时,鞭炮声响震天宇,烟花映亮夜晚,整个空气里也尽是烟花炮竹的味道,这时我们小孩虽有些倦意,却都迟迟不肯睡觉,在院子里跳着、叫着、跑着,那一刻,感觉过年的快乐氛围是专为小孩子营造的。之后在大人地不停催促下,我们才“不情愿”地爬上床架准备休息,养足精神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新的一年。大年初一时,大人小孩都穿上了新衣服,亲戚朋友互相串门拜年,相互问候,满满的幸福感,久久让人回味,令人终生难忘。

  许多年过去了,我离开了家乡,搬进了城市的新家,即使看到了漫天璀璨的烟花,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我怀念小时候那段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怀念记忆中的家乡年味。儿时的故乡,温暖美好;家乡的年味,醇香浓郁。这些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历久弥新,或许,只有这份记忆中的家乡年味,才能抚慰我的心灵。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文化
   第04版:副刊
梦春戏笔回文诗词并序
记忆中的年味
年味正浓
《岁朝清供兆丰年》
春节“饺子”行动
依街
海峡时报副刊04记忆中的年味 2024-01-26 2 2024年01月26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