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文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10月14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屿唐代释迦禅院遗址考

  ○杨东汉

  马尾区琅岐镇海屿村院前山南麓,有一座唐代古禅院叫做胜善释迦禅院,当地人称之释迦院、释迦寺、三宝寺,而海屿村之院前自然村、院前山、院里的地名,也因此处建有释迦禅院而得名。岁月流逝,星移斗转,沧海桑田巨变。这座唐代古禅院,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已荡然无存,只遗存古禅院遗址的条石基础和禅院后面的僧尼墓。

  古禅院背山面江而建,坐北朝南,三面青山环抱,南面临闽江口南港梅花航道,一泓活水如玉带环腰。禅院左侧有一条清溪穿越千年时空,仍然静静地流淌,呈现一派古老的南国丛林风光。

  为了考证这座古禅院的历史,翻开宋、淳熙梁克家的《三山志》卷之三十三、寺观类之一,有这样记载:“胜善释迦院:海畔里,唐宣宗大中五年(公元851年)置,旧产钱一贯一百七十文。”琅岐岛在唐宋时期属闽县海畔里,从而证实释迦胜善禅院就是在琅岐海畔里海屿村院前山,这座建于1160多年前的禅院比建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的古山湧泉寺还是上70多年,位列琅岐岛唐宋时期的“上三院”(释迦胜善禅院、清福院、文殊院)之首。是琅岐岛有史以来最早的佛教寺院。

  唐代古禅院遗址也引起了考古专家、文物专家极大兴趣。1995年,笔者曾陪同原福州市文物局局长曾忆丹、原市博物馆馆长黄启权、原马尾区文管办主任张寒松等都到过这里考察,在古禅院后面发现一台出土的宋代僧尼墓,墓圹用花岗岩条石砌筑而成,圹内用石板条分割成30多个框楮,每个框楮埋有僧尼骨灰瓮,俗称“金瓮”,金瓮排列井然有序,足有30多罐,其中有两罐“金瓮”已被老和尚取出放置寺院后面草丛中,金瓮用黄泥封口,挖掉一层黄泥,瓮口覆盖瓷碗,骨灰依稀可见,瓮内还写有僧尼法号。据老和尚说:“这座尘封千年的僧尼墓是前几年在重建大雄宝殿挖土时挖出的,还挖出10多片铜钱和几块破碎的瓷碗和出土明器,老和尚还拿出几片铜钱给我们看,确实是宋代铜钱。为了保护这台宋代僧尼墓,文物专家已叫老和尚将金瓮归安,僧尼墓重新覆盖。

  天下名山僧占多,佛教有“七派五宗“之说,这座位于风光秀丽的院前山释迦禅院,据说其禅宗属于“曹洞”派下,原是一处严谨的女众丛要,在宋代就是一个富寺院,规模较大,有寺田50多亩,僧尼常住居士30余人。《金砂陈氏族谱》载:“金砂陈氏十五世陈耀公配吴氏生二子,长子陈尧道,次子陈芥庵,陈尧道为人乐舍,曾舍钱币二百贯兴建释迦寺佛殿,陈芥庵出家为僧人,住海屿释迦寺。十七世陈尧道长子陈龚公字尚德,承父志,为人行善乐施,常以钱币捐赠释迦寺。南宋嘉定十年(1277年),陈龚乡试中举人,官至宋通议大夫,配王峬郑武节将军之女,赠恭人,夫妇与佛结缘,成为大施主。”由此可见,释迦禅院在南宋时已改为释迦寺。该禅寺由于信士多有捐赠,颇具规模,香火十分旺盛。

  至今,在岛上的后垄岭下,清溪上有一座宋代石板桥,在桥面石板下面还刻有“僧丕显舍”,据说,这座石板桥乃当时释迦寺住持丕显法师所建。当地老者说:由于禅院富得流油,在古时,住持法师丕显在寺院附近地下埋存有七鐤金、七鐤银,谁家女人如能生下双胞胎男儿,长大以后有机会挖到存在地下金银财宝,以致古往今来,不少想金想银的人,都希望自己老婆能生下双胞胎男儿,这当然是一回美丽的传说,至今谁也挖不到这批金银财宝。

  千年古刹,几经兴废,明嘉靖年间,沿海倭寇猖獗,屡次侵犯琅岐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深受其苦,释迦寺也不是世外桃源,难逃劫数,寺院被毁,僧尼奔逃,成为瓦砾场。到了万历年间,天下太平,寺院得而重建,古刹复兴。清顺治年间,清廷颁发“迁界令”,强迫沿海居民内迁,琅岐岛被夷为无人区,民房、寺庙被焚。一直到康熙年间,内迁的琅岐人得以回籍重建家园。“康熙盛世”百废俱兴,释迦寺又得以复兴。到清末,兵荒马乱,释迦寺又废,再也听不到晨钟暮鼓,只有寺后那株千年秋枫仍郁郁葱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侨乡
   第04版:文化
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 不能忘却的“船政力量”
《龙台驸马》斩获戏剧节重量级奖项一等奖
海屿唐代释迦禅院遗址考
誓将纸虎化为尘
牛项的红色记忆
海峡时报文化04海屿唐代释迦禅院遗址考 2021-10-14 2 2021年10月14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