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22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于党青年

  ○一别音容

  一百年前,一位喜欢留着两撇小胡子,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的中年人,向北大的校长蔡元培要了两间屋子,当时谁也不知,共产党的历史竟就从此处开始。这位中年人,便是将一生都奉献给共产主义事业的李大钊先生,而这两间屋子,被称作“亢慕义斋”。也就是“共产主义室”。

  党的起源便是这般平平无奇,但就是这样的一个政党,带领中国从没落走向繁华,带领人民从夜幕中迎来光明。守常先生说,“吾愿吾亲爱之青年,生于青春死于青春,生于少年死于少年也。进前而勿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当时社会,在他们的呼唤中,涌现了无数有志之青年。

  南陈北李,相约建党。听起来何其潇洒轻松,仿佛茶余饭后的一句闲谈,读史不多,我们便感受不到历史的沉重,感受不到先辈创业之艰难。先辈看到中国之积贫积弱,上下求索救国之路。他们奋力前行,从资本主义,到无政府主义,从新民主主义,再到共产主义,课本之所书,虽不过轻描淡写一句话,却是无数先辈不断探索,不断流血牺牲,付出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之后,方才为当时的中国寻到的一条真正的出路。

  有人说,社会主义是历史之必然,即便没有陈李,没有前赴后继的伟人们,中国也终将步入社会主义之中。我们生于和平社会,不知伟人何以为伟人,私以为,伟人之伟,在于他们在自己所处的年代中,不知何处是中国之归处,不知何路才是正途,前路漫漫,前路茫茫,却依旧坚持自己的信仰。共产主义是否适合当时的中国,当时没有人知道,我不知他们是否动摇过,内心是否也曾经历过挣扎,但他们坚持了下来,在那个黑暗动荡的年代,在那个吃人的年代,在那个充满绝望,麻木不仁的年代,他们觉醒了。他们觉醒了,也唤醒了越来越多的人,有人守旧保皇,有人不愿觉醒,有人看不到希望,自绝于革命。而先辈所做,则是在无数思想的碰撞之中,生出共产主义之绚烂火花。

  陈李受俄国十月革命所触动,从此开始了对共产主义的探索,他们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物,对当时人民的思想产生了极大的启发作用,毛泽东同志也深受其影响,此后成为马克思主义忠实的拥护者。他们影响了一个时代,从一个新青年,到千万个新青年。正是由于有着无数如毛泽东同志般的新青年觉醒,方才有了后来的共产党。

  新青年,是敢于觉醒之青年,古语说乱世出英雄,而如今天下太平,吾辈青年该如何自处?是浑浑噩噩,每日如行尸走肉般过活,每逢考试,便倚靠作弊等手段蒙骗师长,不求学问之多寡,惟争分数之高低,这般青年,日后若是走向社会,便会耽误社会,走入政界,则会贻误国家。何以乱世中人才辈出,而如今却反倒不如。大抵是生活日渐安逸,以至于惰性增长,终日只图享乐,耽于形色之世界。然而真当如此乎?

  去年疫情来临之际,无数医护人员、志愿人员毅然逆行直往一线而去,他们之中,更大部分都是我辈青年,而每当生死命悬一线,从他们之中挺身而出的,又往往都是共产党员。我这才恍然惊觉,我辈之青年,乃是中华未来之希望,中国当代之脊梁,他们不比任何一代青年差,中华上下五千年,盖因有着一代又一代的新青年,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才得以不断传承至今。中国之新青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定然会绽放出无与伦比的活力,中国今日之青年,青年之后之青年,将为了中国之未来,虽九死而无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侨乡
   第04版:副刊
春雨里来的毛主席
红军渡
那古田的曙色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组诗)
于党青年
在光辉七月的航线上
海峡时报副刊04于党青年 2021-07-22 2 2021年07月22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