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腊月里来年糕香
  ○江祥财

  进入腊月以来,马尾的街道较往日热闹了许多。傍晚,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行至马尾旧镇街口,一声“年糕,红糖年糕”的吆喝声隔空而至,隽永、悠远、绵长。

  循声望去,见街的拐角,昏黄的灯下,一位中年妇女正把蒸好的年糕放在桌子上,那一层厚厚的泛着油光、粘着红枣的红糖年糕:棕黄的、嫩嫩的、香香的、甜甜的,煞是诱人。

  我忍不住停下脚步,嗅着空气里氤氲的清香,味蕾也仿佛苏醒了,尘封的记忆闸门刹那间决口了,恍惚间,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时光。

  儿时,我家就住在离马尾旧镇不远的一间民房里,每当腊梅花开,便能闻到香喷喷的年味儿:杀鸡鸭、捣马铃薯丸子、塞糯米肠子……其中,最爱的,莫过于蒸年糕了。

  我们家乡有句老话,“蒸年糕,年年高”,腊月二十四的“祭灶”节过后,妈妈就开始蒸年糕了,印象中,做年糕的食材主要是糯米、晚粳米和红糖,配料有芝麻、红枣,芝麻和红枣主要用来装饰、点缀,取节节高升、红红火火、圆圆满满之意。

  制作年糕的过程比较繁复,但挺有年味感的。妈妈把糯米和晚粳米,按7:3的比例掺和在一起,统称为“年糕米”。妈妈说,这样的配比打出来的年糕不粳不糯、不粘嘴、口味好。然后把米倒在水桶或水缸内浸泡,用手或其他工具搅拌,使米充分吸足水,再把浸泡过的年糕米放在清水中清洗后,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筛子上,让其自行晾干。

  晾干后的“年糕米”要经过一道关键的磨粉程序。在屋后摆好石磨妈妈就开始磨粉了,这是一个辛苦活,要一边推磨,一边不断地从进料孔添加米粒,并通过调节进料口的加米量来控制出粉的粗细,妈妈说,磨成的粉不能太粗,也不宜太细,太细的话蒸粉时会“闭蒸”(即米粉糊住了蒸筚,热气上不来,米粉不容易蒸熟蒸透),太粗则会影响年糕的口感。

  在磨好的粉中加入水、红糖,搅匀;然后,在大铁锅里放上竹蒸笼,上面铺上一层荷叶打底,然后小心翼翼地倒入拌好了的米粉,再在上面放几粒红枣,洒上芝麻,然后升火开始蒸年糕,蒸年糕的时候往往是一家人最高兴的时刻,热气腾腾的蒸气把整个小屋烘得暖暖的,我和兄弟姐妹几人在灶台前跑来跑去,觊觎着锅里将要出锅的年糕。大约两袋烟的功夫,年糕蒸熟了,妈妈从热气腾腾地锅中端出蒸笼放在圆桌上,再把棕黄色的年糕拿出从蒸笼中拿出,屋子瞬间被腾腾的热气和甜腻的香气包围,那甜甜的味道,令人口舌生津。

  斗转星移,寒暑易往,岁月悠悠,世事沧桑,时间也和石磨轮子一样转个不停。如今,石磨在都市里很难见到了,但妈妈推石磨磨年糕粉那画面时常在我的眼前浮现,那里头千回万转的情意将永远滋润着我的心田。我们兄弟姐妹几人与母亲相处的日子虽然很短暂,但如今蓦然回首,母亲亲手做的红糖年糕的香甜,依旧萦绕在我的除夕的梦景中,辉映出那个年代生活的艰辛以及我那纯真无邪的金色童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副刊
   第04版:书画
除夕夜
炊烟里的年味
过 年
《迎春诗画》 于千
腊月里来年糕香
年味是一种期盼
过年,回家
海峡时报副刊03腊月里来年糕香 2020-01-23 2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