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除夕夜
  ○李宣华

  庚子年除夕马上就要到来,我忽然想起去年的除夕,我们一家子热热闹闹地吃完年夜饭后,点燃寓意吉祥的“守岁烛”,我带着些许微醺的酒意,对母亲说,娘,好多年没和您一起睡觉了,今天过大年,就让我陪陪您。母亲一听,蓦地一怔,瞬息,微笑着闭上双眼,直把头儿摇:“傻孩子,真是长不大,都两个娃的爹了,还说陪娘睡觉。”“我是吃娘奶水长大的,陪娘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执意地说。

  母亲已过古稀。在被我接到小城居住之前,她大多时间和我父亲居住在与小城相距百余公里外的老家山村。多年来,她和父亲不“进城”的原因就是觉得我结婚生娃、买房买车,负担很重,他们还能够自力更生时就不能给我们增添麻烦。其实,他们做的事情何止是“自力更生”,这些年来,我们吃的农家果蔬和土鸡土鸭土鸡蛋,都是从老家寄来的。直至去年,父亲病逝,几兄妹中离老家最近的我,经过和哥哥姐姐商量,才狠下决心,态度坚决地把母亲接到了城里居住。

  我知道母亲与父亲的感情有多深,我更知道母亲要走出那段失去相濡以沫的父亲的阴影有多难。那时下夜班回家,我都要放轻脚步,到母亲的卧室,看看母亲睡着了没有。一回又一回,让我看到的是,母亲那“佯装睡着”的眼角,有着明显的洇湿的泪痕。

  春节,一个普天同庆、热热闹闹的美好佳节。在我老家,除夕和大年初一这两天是春节的“正日”,无论吃的穿的说的,都有着土味浓烈的“讲究”。这两天,“不能哭,不能闹,不能冒粗口,不伤心,不说晦气话,不开心的事情不去提”。那些年,一旦进入腊月,母亲就要开始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我们这些孩子,“过年了,一定要乖,嘴巴甜甜,开开心心,热热闹闹。”

  每逢佳节倍思亲。除夕夜,家家户户欢天喜地,怎么样才能让失去父亲陪伴的母亲不感到孤独伤心,使其被窝充满暖和的温度?我想,陪伴她,和她唠嗑,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深知我处事说一不二的母亲,不再拒绝我那时提出的请求。“你们几兄妹小时候都争着要和娘睡,可是床太小,我就只好让你们轮流和娘睡。不过呀,逢年过节,不管再挤,我都会满足你们要求,让你们都挤进被窝的。”母亲乐滋滋地说。躺在被窝里,我和母亲轻声细语、海阔天空地聊叙了一番后,母亲忽然提出新要求,要我这个“作家”讲故事给她听。

  仿若当年,我囔囔着要母亲哼歌谣给我听一样。讲故事这事,对我而言的确不难,在征求母亲意见后,我绘声绘色地讲起了一个发生在当地的有关诚信的故事。可是,故事还没讲完,我那可爱的白发苍苍的母亲已经睡着了,轻微的鼾声时起时停,仿佛在延展我那来不及收尾的温馨又从容的故事。

  平日里,总是难以入睡的母亲,今天晚上却睡的如此香甜。俨然,我的一个小小的故事成了她的一剂最好的安眠药。正想着,我不禁舒展了一下身子,挪动腿脚时,不经意间碰到了母亲的脚,凉飕飕的。立马,这又让我羞愧难当起来。因为,一直以来,母亲都十分怕冷,父亲在世时,每年秋末冬初,都要托人给母亲买鹿茸温补身子。可是今年,我亲爱的母亲,因着父亲的离去,什么温补品都没有吃上。

  紧接着,又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母亲有冬夜在被窝里放暖水壶的习惯。几年前,母亲一个用了十多年的塑料暖水壶坏了,父亲特意去镇上买,可是找来找去也只能找到充电的暖手宝,而找不到母亲用习惯的那款圆形的暖水壶。于是,父亲特意捎信到城里,求助于我。

  我清晰的记得,那天我特意骑上自行车,逛了小城一家又一家商店,最终才在县城农贸市场旮旯一角的一个小小杂货铺找到母亲中意的那款暖水壶。由于接母亲进城时没能一并带上这个水壶,加之总怕麻烦我们这些子女的母亲没有提及此事,让我这个看似孝顺,总以为空调可以解决冷暖的儿子,早将此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知道,次日最急需去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更知道迫在眉睫要弥补缺憾的事情是哪件。我轻轻地将母亲的双脚夹到我热乎乎的双脚间,一如当年,我把一双冷冰冰的小手伸进母亲温暖的胳肢窝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副刊
   第04版:书画
除夕夜
炊烟里的年味
过 年
《迎春诗画》 于千
腊月里来年糕香
年味是一种期盼
过年,回家
海峡时报副刊03除夕夜 2020-01-23 2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